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卷 浪女回村 第27章:女中豪杰

  第27章:女中豪杰

  诗云:

  池浅王八多如麻,

  庙小妖风大弥天。

  暗箭伤人不胜防,

  无中生有淆忠奸。

  桃源村新任村官赵德海,在镇上赶紧吃了两碗面条,便火迅速赶往乡政府。一路之上他老是在想:我到桃源村今天才是第三天,时间并不长啊!乡里面这么着急地要召我回去,这到底是什么事呀?该不会是有人在我的背后使坏吧!不过这倒是很难说了。这时,他一回忆起这几天他在桃源村所见到的一些奇奇怪怪的面孔,听到的那些风言风语,不由得便想起了他的爷爷曾经引用过的一句古话:“池浅王八多,庙小妖风大!”看来,这个小小桃源村的妖风也实在是不小啊!

  他刚跨进乡长办公室的大门,一看乡长那表情就感觉很有些不对劲,这就让他更加迷惑不解了:这是怎么啦?自我从县里下派到这个乡里来蹲点锻炼以后,应该说与乡长相处得还不错,看他今天这脸色,好像对我的意见还挺大的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于是,他便赶紧说道:“乡长,我回来啦。”

  “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吗?”乡长平时对待赵德海完全不是这种口气,而现在这种语言却让赵德海的确感到十分的尴尬了,他连下面该说什么,一时间都好像神经短了路似的,根本就找不到可说的话了,他就只好这么呆呆地站着。

  “站着干什么啊?还要我来给你端凳子请你坐吗?”乡长这话就使得赵德海更加难堪了。

  他也没有去端凳子来坐,只好向乡长靠近了几步,然后才战战兢兢地问道:“乡长,你叫我赶紧回来,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等了好一会,乡长才说道:“这几天,你在下面都干了些什么呀?”

  赵德海诚惶诚恐地回答道:“桃源村那个地方,我这不是刚去吗?人生地不熟的,我什么也没干,只是到处走了走,看了看啊!”

  “你都走了那些地方去啦?都看见什么啦?”乡长立即追问道。

  “场镇上和村子里,都走了走,看了看啊。乡长,到底出什么事啦?”赵德海感觉乡长的话中有话,这就觉得更不对劲了,但却始终不明白其中就里,很有些莫名其妙。

  这时,乡长便抬起头来,两眼直盯盯地看着赵德海,看得赵德海突然便感觉浑身不自在,乡长这才问道:“去看过最近才从城里回来的那个美女了吧?”

  乡长问话的口气十分平和,而在赵德海听来,却像一把利剑直插自己的心窝!

  她没有立即回答乡长的问话,只是暗自思忖到:我总算是明白乡长急于叫他回乡政府的缘由了:肯定是有人暗中进了什么谗言,甚至还让这位乡长信以为真了,这还真是人言可畏啊!

  此时我又能说什么呢?一开始,我对贫穷的桃源村并不嫌弃,觉得那里虽然经济不景气,可是民风还算淳朴,可是,这才刚刚两三天时间,流言蜚语竟然满天飞,甚至还迅速地传到了乡长的耳朵里,而且还弄得来自己简直难以申辩!这可怎么办啊?

  ......而更叫赵德海完全想象不到的,则是此时正在桃源镇上红春茶社里面的精心密谋:以村会计罗厚德为首的一伙人,两个小时之前,当赵德海进入这间茶社时,他们还一唱一和地糊弄赵德海,说是他们都是桃源村村委会的委员,正在这里集中,正等着欢迎他这位刚上任的新领导。而赵德海却被这些人的花言巧语及巧妙的配合给蒙得个滴水不漏。现在可好,赵德海正在乡政府里被乡长训斥,而这些冒牌的村委会委员,却在这红春茶社紧锣密鼓地精心策划着要尽快将他轰出桃源村的阴谋。

  村会计罗厚德说道:“我们在村里编造点赵德海的绯闻、奇闻,倒也能够使他在村民面前颜面丢尽,但是,单靠这一招却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更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啊?”

  秃顶胖子接着说道:“罗兄啊,有些时候谣言也是一把不见血的杀人刀呢,你可别抹杀了这包打听的这份功劳啊,她这张嘴啊,有时远远比十副拳头还要厉害呢!”

  坐在旁边的女人包打听接过秃顶胖子的话说道:“你罗厚德,最是你妈一个没良心的东西!今天早晨,赵德海突然闯进这茶馆里来,不是老娘见机行事,给你龟儿子遮掩,你罗厚德不当场露馅吗?你倒好,还这么当众把老娘给贬得来分文不值!你真是他妈的一只黄眼狗!”

  “你们这都是怎么啦!”罗厚德有些发火了,他接着说道,“说你们是蠢猪呢,你们又说我是糟蹋了你们!你们怎么就听不懂我说的意思呢?我的意思是说,单是靠编造一点男人女人方面的谣言还远远不够!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啦!”包打听气汹汹地说道,“我不是已经找人把话都传到乡里面去了吗?刚才我带那个姓赵的小白脸出去出东西,她在面馆的凳子上刚坐下去不久,就有人给他打电话来了,我暗中一看他接电话那神色,我就敢说,那个电话十有八九是乡里面打来的。然后,我又看见他慌慌忙忙地吃了面条就出村去了,说不定他现在正在乡里面挨训呢!我看啊,过不了多久,上面就得下命令叫这个姓赵的小白脸灰溜溜地滚出桃源村呢......”

  包打听的话还没有说完,罗厚德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一接听,那脸色兴奋得来简直就像一朵盛开的桃花。

  罗厚德把电话接完之后,立即换了一种口气对大家说道:“包打听干得不错!告诉你们:现在啊,乡长已经把那个姓赵的小白脸召回乡政府去了,正在严厉地训斥那小白脸呢!”

  “嘿呀,真是老天爷开眼啦!”秃顶胖子个兴奋得来手舞足蹈!其他人也跟着狂热地兴奋起来了。

  包打听则更是兴奋得按捺不住了,她立即喊道:“老板,过来!”

  茶馆老板马上过来了,包打听便叫他赶紧叫人去端酒端菜来,他们要为这一个特大的喜讯好好地庆贺一番。

  而罗厚德却认为:这万里长征还远远没有走完第一步呢,根本就还不到庆贺的时候,不过,他也不便扫了大火的兴,外加这是包打听自己点菜叫酒,自然就是包打听自己买单了,因此他也不便从中阻拦了。

  等老板走了之后,村会计罗厚德便说道:“的确,谣言也有谣言的作用。不过呢,现在也只不过是乡长把小白脸叫回去训一训话罢了,是否要他从桃源村滚回去,还根本就没有谱。而现在,我们还得趁此大好机会,多多地给他下点烂药,还要让药性发作得越快越好。”

  秃顶胖子便立即说道:“厚德兄说的太对了!现在啊,我们就是要趁热打铁!弄得不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啦。”

  罗厚德又发话了,他说道“你光晓得说对对对!问题是要拿出点子来呀!”

  这时,包打听点的酒菜已经有人送到雅间里面摆好了,他们便立即进了雅间,罗厚德自然是坐上首,其余的,便依照向来的排座次各自落座。包打听自认酒司令,给大家把酒满上。

  “兄弟伙,”罗厚德说道,“今天呢,我们还先别忙庆贺,因为要办的事还有一大堆呢。今天就算作我们的妇女代表包打听请客,同时呢,我们大家也为她即将成为我们村委会的妇女委员高兴高兴。来啊!举杯——干杯——”

  干杯之后,秃顶便凑到罗厚德的耳边悄悄问道:“这包打听还真要进入村委会啦?”

  罗厚德却说道:“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秘密,在我们这几个自己人面前,你又何必做得这样神神秘秘的呢!这里我就明确告诉大家:只要把那个小白脸轰出桃源村,上面一时半会也就派不出什么人到我们桃源村来了,这村上,还有什么人像进入村委会的料呢?到时候,这桃源村,还不是我们在座各位说了算啊?你们说,村委会的妇女委员,除了这位顶顶有名的女中豪杰,还能够有谁够资格呢?”

  大家听罗厚德这么一说,想到既然这里在座的人人都有份。哪有不个个都心花怒放的道理呢!

  第一个接着出来给罗厚德捧场的就是瘦高个:“好好好!妇女委员正该是我们的这位女中豪杰了,而村支书和村长自然就应该是我们老罗兄啦!”

  “那还用说嘛!”大家便齐声应和道。

  罗厚德接着说道:“问题啊,还并不像你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呢!别的暂且不说,真要是把小白脸轰出这桃源村啊,还得狠下一番工夫呢!”

  “这有多复杂呀?”包打听接着说道,“只需老娘动动嘴,猴哥动动笔,不就大功告成了吗?”

  包打听的话一出口,大家的眼光便齐刷刷地盯着她,心想:这女人到底还会有什么奇招啊?

  这时,包打听却故意不说话了,她拿起酒瓶,自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还不慌不忙地先吃几口菜,然后才端起酒杯,走到瘦高个面前,用一只手把瘦高个的肩膀一拍,然后说道:“猴哥,把你的杯子端起来呀!”

  瘦高个完全不明白包打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他又不得不赶紧把杯子端起来,然后说道:“包二娘诶!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来,碰杯啊——”包打听一边说着,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和瘦高个碰上杯了,然后,一口便把满杯的酒喝了下去,这种魄力,还真是显出一种女中豪杰的气概来了。瘦高个此时也只好舍命陪“豪杰”了,也把杯中之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然后,包打听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我就给大家交个底吧:要搞翻那个小白脸,我的手中就差几张小白脸和小妮子在一起亲热的照片了,不过,这事也难不了老娘,你们等着,过不了几天,我就会设法把照片搞到手的。哼——!只要等我把照片搞到手了,老娘再把早就编好的故事,给我们这猴哥一讲,猴哥跟着老娘一摇动他的那支破笔杆,一封匿名信不就送到县政府去了吗?到时候啊!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拜拜!老娘醉啦!可是还不能睡下,还有要紧事得赶快去办呢!就不跟你们这邦混蛋一起玩了!”

  包打听一说完,便率先动身离去了。

  大家望着包打听打开雅间的房门,目送着大家公认的这位“女中豪杰”的身影直到消失。

  OP-2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广告73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