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卷:混沌王朝 第41章:焦头烂额(1)

  第41章:焦头烂额(1)

  诗云:

  官*民反起祸端,

  群情激愤地覆天。

  民团啸聚连角起,

  风流元首兴犹酣!

  正当顺民团在热烈欢迎凤凰姑娘新加盟时,而官方却正在为抓了数以万计的嫌疑犯正在伤透了脑筋了呢!

  数以万计的“嫌疑犯”将作何处置啊?若是要弄来审问吗,那成千上万的“嫌疑犯”,都得一个一个地过堂审问,那得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得花费多长的时间啊?若是将他们放了吗,又担心犯罪元凶趁机漏网,这可怎么办呢?官方当局拿在手里还真是左右为难啊!

  更为棘手的问题则是,一时间关押了那么多的所谓“嫌疑犯”,单是那吃喝拉撒就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而且这一笔开销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若将这些人长期这样关押下去,那开销就更不得了啦!

  还有更让政府当局感到头疼的是:因全城大肆抓捕而形成的空前民怨,迅速高涨的民愤,一时之间,还拿不出一点有效的安抚良策,若是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迅速安抚民心,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天大的乱子来呢!因此,整个政府当局现在真是自己把自己给被弄得来焦头烂额了。

  不久,一个更令政府当局惊恐万状的消息,便直接传到了朝中实力派核心人物赫夫曼的耳朵里,说的是上万名民变分子已经结成新的反政府势力,并且还公然打出了“抗暴民团”的旗号,他们不但正在大肆招兵买马,还在四出打劫官府,抢劫军火仓库,执意要坚决与政府抗衡到底!

  一向以老谋深算而闻名的当朝二号人物、内阁总理大臣赫夫曼,前段时间因为国民议会委员长匡世民被绑架的事已经弄得忧心忡忡,寝食难安。此事还没有弄个眉目出来,接着又发生了红春院的第二起绑架案,把即将奉献给总统阁下的绝色美人儿给劫走了,这以重大案件的严重性,可比“匡世民绑架案”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为了迅速破获此案,抓捕罪犯归案,内阁总理大臣赫夫曼便亲自下令实施全城规模的大搜捕,结果呢,不但真正的案犯连一点踪影也没有发现,反倒激起了疯狂的民变。而现在的问题则更为严重了,公然又冒出一个什么“抗暴民团”出来,而且还人多势众,气势汹汹!原本一个“顺民团”就已经给政府当局带来了不少麻烦与祸端,现在可好!顺民团的势力没有镇压下去,却又冒出一个“抗暴民团”出来,这可如何是好啊?

  此时的内阁总理大臣赫夫曼,则更是坐立不安,诚惶诚恐了。他不由得深沉地慨叹道:“难道真的是要翻天了!”

  ......而正当上上下下为目前的局势而弄得来焦头烂额的时候,非常具有戏剧性的则是:最高当权者皇帝老儿,不但对政府当局目前所面临的严峻局势不闻不问,更不知道红春院的凤凰姑娘已经被顺民团成功营救而出离苦海,心里还正在念念不忘红春院里老妈子给他承诺快要送来的绝色美女呢。

  此时,那皇帝老儿便把贴心跟班唤到面前,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个叫作‘销魂玩’的绝色美女现在何处啊?原本定的是几天以前就要给我到红春别苑来的,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贴心跟班原本早就知道红春院的绝色美女被强人绑架而不知去向,而现在他又怎么能够将实情告诉他的主子呢,于是,他只好急中生智,编了一个谎言出来蒙骗他的主子,他回答道:“总统阁下,那美女突然患病,这宠幸之期嘛,就只好往后推延了。”

  皇帝老儿一听,便急切地追问道:“她到底身患何病啊?严重吗?有无大碍呢?”——在这个风流总统的心目中,似乎绝色美女的病况远比国家的安危还重要千百万倍呢!

  跟班为了避免风流总统继续纠缠这个棘手的话题,他便敏捷地心生一计,用另外的话题来转移风流总统的注意力,于是他便立即说道:“尊敬的、英明的、伟大的总统阁下:据奴才所知,目前的国事,已经到了不可收拾得地步了呢?您难道一点也不想知道其中的实情吗?”

  “混蛋!你休得在我的面前危言耸听!”总统接着说道,“我泱泱大国,国泰民安,社会和谐,百姓安康,国政稳若磐石,岂能容你如此胡言乱语!来人啊!”

  总统的两个贴身警卫便立即出现在总统面前。

  总统立即下令:“把他跟我拖出去,立即就地正法!”

  转眼之间,便听得几声枪响,总统的一个贴身跟班便命丧黄泉了。

  然而,总统贴身跟班的宝贵性命,却并没有唤起风流总统对国事的关注,总统的心里仍然念念不忘红春院的绝色美人儿呢!于是,他又将另一个贴心跟班唤到面前,迫不及待地问道:“红春院最近的情况怎么样啊?”

  这位贴心跟班便立即堆起一副笑脸,和颜悦色地对总统说道:“禀告总统阁下,在您的英明领导之下,国泰民安,社会和谐,道不拾遗,夜不闭户,全国形势一派大好,而且越来越好,这红春院嘛,自然也是风平浪静的啰!”

  总统一听,便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这就好!这就好啦!”

  然后,总统停下来,叫跟班马上给他冲了一杯咖啡,呷了几口,便接着说道:“在我的国度,还能有谁胆敢兴风作浪呢!明明天下太平,有人却偏要危言耸听,无中生有,无事生非,这不明明是自己给自己过不去,想找死吗!”

  “是的,总统阁下。”这个跟班对总统所言何事,从他刚才所听到的枪声中就已经心知肚明了,因此,他自然会赶紧吸取沉痛的教训,绝不敢再往总统的枪口上碰了。

  “阿星,红春院那个叫什么销魂玩的女子,你知道吗?”总统问道。

  跟班阿星立即说道:“回禀尊敬的总统阁下,前次红春院的老婆子来跟您讲此事的时候,不是我也在场吗,我当然知道啦。那可是一位天上仅有,地上全无的绝色美人儿啊!老婆子不是说很快就要送来伺候您吗?”

  “废话!”总统见阿星回答得文不对题,便已经有些火气了,他接着说道,“我是要问你,那个美人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给我送到红春别院呢?”

  “总统阁下,事情是这样的。”跟班阿星在还没有考虑好应对之词之前,只好这样支吾着暂时搪塞一下。

  不料这样一来,总统的火气就更大了,他厉声喝道:“这样的!那样啊!到底是怎样的啊?狗东西!你可少在我的面前耍花招啊!”

  “尊敬的总统阁下,那位姑娘在红春院里安然无恙呢!”跟班阿星接着继续叙说着他急中生计所编造的谎言,“为了这事,我昨天还亲自到红春院去了一趟呢!我担心红春院那老婆子捣什么鬼,还特意叫红春院那老婆子把那姑娘叫出来,让我看了一下呢。那女子可越发标致可人啦!当时我就叫那老婆子今天就把那姑娘送往红春别院。而她却说道:还需要进一步在宫廷礼仪和规矩方面进行调教,说是再过几天,就一定亲自送到红春别院。”

  阿星的这一套谎言,倒是编造得来滴水不漏,而皇帝老儿却显得万分不耐烦了,他便立即怒斥道:“调教!调教!调教你妈个鬼呀!混账东西!这要调教到何年何月啊?什么你也别说了!现在,你就立即到红春院去,叫那死老婆子立即把那美人儿给送送到红春别院,我现在就到那里去等她!”

  “天啦!”跟班阿星不由得暗暗叫苦不迭,“这可怎么是好啊?红春院明明已经遭受强人的洗劫,早就已经是面目全非了,红春院那个死老婆子是否还在红春院?我现在都还搞不清楚呢!还指望什么美人儿啊?”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跟班阿星却强装镇静,立即爽快地向总统回答道:“是!我这就去了,总统阁下,您就放心地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跟班阿星刚一转身,就听到总统对红春院老婆子咬牙切齿的责骂:“红春院那个老东西,也真不是个东西!明明知道我迫切需要那个美人儿!她却故意吊我的胃口,真不是他妈个玩意!哼!我要是再不给你点厉害,你还忘记了马王爷有三只眼呢!”

  跟班阿星一听,不由得浑身汗毛倒立,心惊胆寒,吓得来几乎迈不开步子了。于是,他赶紧打起精神,迅速离开总统府邸。

  当跟班阿星走出总统府邸之后,他却并没有直接去红春院,而是暗暗地打起别的主意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广告73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