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卷:混沌王朝 第42章:天大便宜(1)

  第42章:天大便宜(1)

  诗云:

  处心积虑垒金山,

  大难临头不相干。

  时乖运蹇催命急,

  机关算尽也枉然。

  红春苑的老妈子忐忑不安地前往国会大厦,她刚刚来到总统府邸的门外,当朝皇帝老儿的一位贴身跟班便赶紧把她带到一边,然后再悄悄跟她说道:“如果总统问起那美女的事,你就一定要跟他说生病了,否则你就没命了。千万记住啊!”

  “谢谢长官提醒,小民记住了。”老妈子回答道。

  老妈子刚被带到皇帝老儿面前,见那皇帝老儿的脸已经是气得铁青了,他板起面孔质问道:“老东西!你到底在跟我玩什么鬼把戏啊?说好的几天前就把那绝色美女给我送到红春别院,怎么到现在我还见不到她的人影?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经皇帝老儿这一番质问,把老妈子吓得来浑身直哆嗦,不但脸一下子就变得来煞白,还禁不住把尿都给吓出来了,好在她穿得还算厚实,否则,那尿就得直接流到地上了。她赶紧尽力控制着,接着便战战兢兢地说道:“尊敬的总统阁下,都怪我没有给您照顾好,那姑娘突然就生重病了。”

  “混蛋!枉自我给你那么多的好处,连这么一点事都办不好!你也太让我失望了!要不是看在你以前给我敬献美人儿的份上,现在我就宰了你!”皇帝老儿又骂了一通之后,这才换了话题问道,“该死的老东西!那姑娘现在病情怎么样啦?”

  “禀告总统阁下,还不甚要紧,再过几天就没有事了。这您就放心吧。”

  “放心!放心!你这么不中用,能让我放心吗?明天,你就必须得把他给我送到红春别苑里来,我叫我的宫廷大夫好好给她诊治诊治。”

  实际上,皇帝老儿是因为听红春苑老妈子曾在他的面前起劲地吹嘘那绝色美女如何娇艳可人,自那以后,皇帝老儿便朝思暮想,茶饭不香,夜不能寐。现在,他只是想早早见到这位娇艳可人的绝色佳丽,共度云雨之欢,而所谓叫宫廷大夫为姑娘诊病则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然而,这可让老妈子突然之间就感觉好似大祸已经临头了似的,她暗自嘀咕道:明天!明天我到哪里去找人来向皇帝老儿交差呀?虽然白脸卧底已经答应尽快为我设法,但也没有这样快啊!这可急死人了啊!

  然而,在这皇帝老儿面前,她哪有讲条件的资格呢?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好的,明天之内我会尽快把姑娘送到红春别苑的。”

  皇帝老儿接着特意强调道:“不是明天之内,而是越早越好!”

  看来,这位执掌着国家最高权力的皇帝老儿,在他的心目中,似乎国家的任何其他大事,甚至连整个京城沸腾的民怨、民变等等,都远远不如他急切想得到这位绝色美女之重要了。她看了一眼老女人,立即大喝一声:“还不快滚!”

  老女人离开总统府邸,走出国会大厦,被惊吓出来的浑身冷汗已经湿透了她的内衣,不断地往外冒出来的尿液已经从她的腿杆上直往地上滴了。此时,恰好又有股股凉风迎面袭来,她禁不住浑身开始哆嗦起来。

  她下了台阶之后,正好看见旁边停了一辆出租的士,她便赶紧上车,上车之后,她就叫车夫立即把的士空调升温到最高限度。

  她仰靠在座椅上,总统的严厉的面孔便时时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心里一直在暗暗嘀咕着:“明天!明天!明天就要我交人,这要交的人现在连影儿都没有见着呢,我拿什么来交差啊......什么他妈的总统,皇帝老儿,一个十足的混蛋王八蛋,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总统总统!总你妈个鬼呀!简直就是你妈的一个*棍......哎!我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呢......白脸宝贝答应我三天之内把那姑娘给我找回来,而这个老王八却偏偏*我明天就要交人,你*我,我*谁呢......不行,我得*我的那个白脸宝贝,我必须要他在明天的天亮以前就得给我交人!”

  不料此时车夫突然踩了一脚急刹车,那老女人没有提防,身子不由得往前面一窜,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简直就把她惊吓得来三魂掉了两魂,她不由得把所有的怒气都发了出来,伸手就给车夫来了两个耳光。

  这车夫要不是亲眼见她是从国会大厦走出来的人,肯定当即就会狠狠还击而要了老女人的命,但此时车夫非常明白:这老东西可是有大靠山、硬后台的角色,不便对她太过分了,只是立即向她吼道:“你没有看见这满街都是示威游行的队伍吗?我可受不了你这窝囊气!你赶紧跟我滚下去!爷们不愿意伺候你了!”那车夫说完,便把车门打开,一把就把老女人推下车来。然后便各自把车给开走了。

  老女人以往出门,总是喜欢坐她那辆象征着皇家气派的豪华四轮马车,以炫耀她的特殊身份,而这次却是宫中来人直接把她带进宫去面见总统,况且一向给她驾驭四轮马车的人还在被关押受审呢,于是她就只好随坐宫中来人的车进宫,出来之后也就只好乘坐这出租的士了,她真没想到会在半道上却出了这样的意外。

  她想另外再叫一辆的士,尽快送她到红春院,可她哪里会想到:今天则是全城民众罢工、罢市、连全城所有的大中小学都通通停课了,大街小巷都是愤怒的示威游行队伍,全城的公交车和的士大多停运了。她先前从国会大厦出来时,碰巧遇到一辆的士,而现在,她却见不着任何车辆的影子了。她只好拖着沉重的步子,无精打采地往回走着。

  老女人外出从来都是很少步行的,没走多远,她便感到浑身乏力,饥渴难耐了。现在,全城罢市,她既无法找不到一滴水,更找不到可以充饥的食物,只好寻个地方坐了下来。心里却仍然在惦记着明天必须向皇帝老儿交人的事。

  于是,她便心急火燎地拨打白脸卧底的手机,手机倒是一下子就拨通了,可就是无人接听。

  然后她便气急败坏地骂道:“这个混账东西!是死啦还是没有气啦?”她骂完之后,觉得自己这骂法真有些莫名其妙!这“死啦”和“没气啦”不就是一回事吗?我也是给气糊涂了。

  她觉得刚才的责骂还很不解气,正想从头骂狠狠地痛骂一番,而此时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来了,她赶紧拿起手机接听。

  “妈妈!刚才我正在解小便,没有及时接听你的电话,还望妈妈你别生气哈!”这是白脸卧底打来的。

  既然他几经把电话打过来了,而且已经把原因也讲清楚了,我还骂他干什么呢?于是老妈子便立即说道:“上面催得紧,明天就要见人,那事你现在到底办得怎么样了啊?”

  “这又不像到超市买东西,哪有那么快啊?”白脸卧底回答道。

  老女人一听,则更是气上加气,此时她真想死死地抱住白脸宝贝狠狠地咬他几口以解心中的恶气,而现在却是鞭长莫及,她只好对着手机破口大骂道:“混账东西!你想气死老娘啊!钱我没有少给你,你不但没有把事给我办好,还拿些混账话来气我,你还有点良心吗!”她骂了一通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关掉手机,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白脸卧底从手机中听见了老女人的哭声,便立即安慰道:“妈妈,你这是怎么啦?哭什么啊?我不是正在给你想办法吗?乖乖,你别哭啦,好吗?”

  老女人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然后说道:“即便有天大的困难,你也必须给我想办法啊!”老妈子说道,“如果钱不够的话,你就尽管开口好啦!”

  白脸卧底原本就是想趁机再狠狠能地敲老妈子一竹杠的,没有想到因为上面*迫得太紧,还没有等到白脸卧底开口,老女人便首先许诺了。真是太好啦!但白脸卧底则仍然按捺住自己心中的喜悦,目的是想还吊一吊老妈子的胃口,便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他说道:“妈妈呀,这钱有时也不是万能的呢!你认为只要有了钱就什么事情都好办了吗?”

  老妈子一听,还真的急眼了,她便赶忙说道:“宝贝,你还要我怎么样啊?如果你想要我这一条老命,我现在就给你好啦!”

  “妈妈,看把你急的!”白脸卧底继续说道,“我并没有说不抓紧办啊!你又何必如此着急呢?”

  “不急!不急!”老妈子说道,“都火烧眉毛了,我能不急吗?”

  “好啦。”白脸卧底说道,“你可把钱准备好啊,我这就过来拿了。”

  老女人的火气又上来了,她对着手机吼道:“过来!过来!你过来个屌啊!你过哪里来啊,我现在正沦落在天星大街皇冠大厦门外的街边上呢!又饥又渴,都快没有气了呢!”

  “好,你等着,我马上就叫车你接你。”

  白脸卧底好不容易才找了两辆人力车,这才急忙赶了过来,把老女人接回了红春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